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娱乐 > 父亲张乐平在1949|张娓娓

父亲张乐平在1949|张娓娓

更新时间:2019-10-31 21:50:19 

张乐平在三毛集市工作(1949年3月)

七十年前,我九岁,在小学二年级。也是在那一年,我们从嘉兴搬到上海,欢迎解放军,我父亲去了北京,北京将是开会的首都...回想70年前的1949年,我总觉得父亲那一年非常非常忙,我们家发生了很多事情,这让我更加想念我的父母。

张乐平神父的《三毛流浪记》于1948年12月3日出版了后记《一千个世界》,基本上结束了《大包公》在上海的连载。(这两部出版于1949年,以《三毛流浪记》的名义添加,内容无法联系。因此,父亲一生没有把它们包括在这本书的全部作品中。这本长长的连环漫画非常受读者欢迎。老师和同学也非常喜欢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是张乐平的女儿,对我非常好。

春节就要到了,当我们住在嘉兴的时候,我父亲突然接到通知,放下手中的一切,匆匆赶往上海。

几周后,我父亲回来了,宣布了一些让我们高兴的事情:

我的家人要搬到上海。

上海将有一个三毛展览。

这部根据“三毛流浪儿”漫画改编的电影即将开拍...

宋庆龄博士、孙中山夫人创立的中国福利基金将与我父亲携手呼吁公众帮助无家可归的儿童,他们有着众所周知的三毛经历。这次是孙太太请她父亲去上海讨论。他们已经在积极策划“三毛流浪儿”的原创展览,并准备“三毛天堂协会”来帮助街头儿童。这位父亲还将画30幅三毛水彩画,为慈善义卖筹集资金,以帮助街头儿童。

全家人在制作海报“三毛买债券”时拍了一张照片

(1949年12月)

我住在上海后不久,最快乐的儿童节就来了。我的父母给我们穿上漂亮的衣服,带着我们的四个兄弟姐妹和表妹杰杰去大新公司(现上海第一百货公司)参观挤满人的“三毛生活展”。

三毛生活展现场(1949年4月)

名为“三毛生活展”的“三毛流浪记”原图展览于1949年4月4日(当时是儿童节)正式开幕。它向公众开放了五天,每天接待多达20,000名游客。事先,宋庆龄先生特地邀请我父亲到燕云大厦吃饭,以表达他的谢意。此前,中国福利基金会于3月下旬在临森中路(现淮海中路)的一个小巷里举办了一场预展,然后通过外滩汇丰银行礼堂向上海的外国朋友展示。宋庆龄把我父亲介绍给每个人,并帮助他翻译。在这次活动中,一名苏联驻沪记者当场以800美元购买了一幅“圣毛拉人力车”的油画。这是我父亲制作的30多幅水彩画之一,准备进行慈善拍卖。

外国记者报道三毛生活展预演(1949年3月)

除了300多幅三毛原创漫画外,官方展览还包括数十张中国福利基金会儿童福利工作、学会儿童剧团和育才学校的生活照片。我记得许多游客把展厅挤得水泄不通。有些人挤出空气,然后挤进去,一遍又一遍地观看。许多像我家人一样的父母带着他们的孩子去看,甚至一些来自其他地方的老师也带着学生去上海参观展览。

“三毛天堂”为现场的贫困街头儿童筹集资金。每个人都有钱要付,有钱要给,有能力做出贡献。更令人感动的是,许多关心“三毛”的慷慨捐助者几乎无法养活自己。

素描:慈善义卖忙碌(1949年8月8日发表于《文汇报》)

我父亲慈善义卖的30多幅三毛水彩画都是在开幕当天买的,其他人要求预订。水彩慈善义卖的钱,父亲为展览设计的徽章的钱和父亲签名的专辑《三毛流浪儿》都捐给了帮助街头儿童的“三毛天堂协会”。

三毛天堂的标志

会后,宋庆龄先生亲笔写了一封热情的信,鼓励并感谢我的父亲。他还把几罐康宁奶粉和两片丝绸附在我父亲身上。

4月4日,上海《大公报》发表了他父亲的文章《我如何画三毛》——为“三毛一展”,他写道:

每次我到达一个新的地方,甚至每天我离开家走到每一条街,我都能看到我想要创造的角色。他们总是很瘦,没有衣服,没有食物,没有温暖的衣服,没有风雨的庇护,更不用说享受温暖的家庭幸福和良好的教育。我们美好的社会到处都是这些小人物。充满了这些所谓的中国未来的主人;充满了所谓的新生第二代。我很生气,我诅咒,我发誓我的画笔永远不会停止为这些被侮辱和伤害的孩子抱怨,为这些无辜和受苦的孩子服务!虽然我的技能仍然不成熟,我的观察仍然缺失,但我对人类的爱和成千上万在苦难中成长的孩子的心永远是温暖的!在过去的15年里,我用画笔向三毛表达了我对他们的同情和爱!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的辛劳,也没有考虑过我的成功或失败。我只是一心一意地通过三毛传达生活的爱与恨,对与错,光明与黑暗...

中国福利基金会编辑的三毛之声,

对贫困儿童的宣传和援助。(1949年5月)

我父亲的另一件大事是把卡通片《三毛流浪儿》搬上银幕。当时,虽然电影正在筹备中,编剧杨汉生、导演赵明和龚燕已经得到确认,但是昆仑电影公司的拍摄地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尤其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主演人选,所以拍摄还没有开始。1949年初,当版权合同即将到期时,该报公布了他父亲的决定:当合同到期时,如果电影不能开始,他就不会续签合同,并把它送到另一家电影公司拍摄。这对于昆仑公司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推动。

1949年2月,剧组通知我父亲,“三毛”演员终于找到了。父亲化妆后看到王龙基,高兴地说:“他是三毛!”随着三毛已经成为上海市民所熟悉的卡通人物,如何将流行漫画《三毛流浪儿》搬上银幕已经引起了许多媒体的关注,许多报刊杂志也密切关注着《三毛》演员的决心,并做出了及时的报道。

这时,昆仑电影公司的工作室仍然不是空的。3月11日,剧组租用了中央电影企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电”)第二工厂的工作室。我父亲多次拜访并恳求组织者。4月1日,电影《三毛流浪儿》终于宣布在外滩拍摄。我父亲收集了报道三毛电影和三毛博览会的报纸,并剪报。

电影《三毛流浪儿》剧组在拍摄前拍照。

(1949年3月31日)

在那些日子里,我的父母很忙,大部分时间不在家。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三毛生活展结束后,我的父亲和叔叔陈丽婷(导演)在僻静的南阳路找到了另一所房子,住在那里。在那个小房间里,我父亲和郑也夫叔叔、刘开渠叔叔、冯戴逸叔叔、马兰叔叔、陈丽婷叔叔以及其他叔叔一起,静静地准备迎接解放军。根据冯·戴逸叔叔的回忆:“大部分绘画宣传材料都是由乐平写的。乐平那时身体不好,但他仍然日夜工作。他的热情激发了许多朋友。”妈妈和上官云珠阿姨每天轮流去南阳路送饭,以免引起特务的注意。5月27日上海解放之夜,父亲和妻子一起跑到街上,及时向新政府张贴、分发或赠送这些宣传材料。

当母亲事后告诉我们这些时,我和姐姐在背后窃窃私语:我知道我们也要送食物和传单!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解放后的第二天一大早,我邻居的妹妹哭了,“咪咪和肖骁(我妹妹和我的昵称)快去看看!解放军来了!”我看见一群群士兵走在路上,向市中心走去。

5月28日,上海解放后的第二天,我父亲签署了《艺术家宣言》,欢迎刘开渠、杨可杨、陈延桥、郑也夫、庞训贵、朱宣咸、文昭通、邵克平、赵延年等国民党控制区进步艺术家的解放,并提出国民党控制区艺术家决心“为人民服务,按照新民主主义所指明的目标为人民创造新的美术”。5月29日,该声明在上海的《大公报》上发表。从那以后,上海的现代艺术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6月5日,上海市政府举行了解放后首届文化界盛会。包括科学、文化、教育、新闻、出版、文学艺术、戏剧、电影、美术、音乐和娱乐在内的各行各业的162名代表出席了这次聚会,我父亲也是其中的一员。陈毅市长在会上发言时,首先向坚持正义斗争的文化界表示了亲切慰问,然后分析了现状,最后详细说明了包括文化教育在内的共产党各项政策,欢迎文化界团结合作建设新中国。

上海艺术界的代表在离开上海前往北京文代会前合影。

右边第二个是张乐平(1949年6月)

不久,我父亲当选为第一届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的代表。6月23日,他和巴金、冯雪峰、陈望道、赵沈婧、徐杰等名人一起登上火车,前往北京开会。7月初,我父亲回到上海,带来了我们最喜欢的景泰蓝别针和北京蜜饯,这是我们以前从未吃过的。他兴奋地告诉母亲,他遇到了许多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有些去了延安,有些去了重庆或抗日战争期间的其他地方。许多年后,朋友们又见面了,他们的兴奋是显而易见的。

张乐平是中国的文艺工作者

在第一届大会上(北京,1949年7月)

9月初,根据他父亲的“三毛流浪儿”改编的电影终于完成,并于9月底在上海上映。父亲特别画了一套三毛画,由上海电影协会妇女委员会印制,然后组织电影明星在电影院销售。

10月1日,我们通过广播了解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我父亲最近几天不在家——10月8日,一个庆祝新中国成立的会议将在上海猴馆举行。我父亲去现场参加准备工作。妈妈没有带我们去,担心会有太多人分开。然而,后来我们在会上看到了我父亲画的许多草图(如下)。

父亲的肺结核在那一年治愈了!一方面,这要归功于宋庆龄先生送来的进口药“瑞丰”,他的快乐心情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0月8日,文汇报发表文章《采访三毛的“父亲”张乐平》(下)。最后,它说:“旧社会已经死亡,新社会已经诞生,三毛不再流浪。当作者宣布三毛不再游荡时,屋外的锣鼓声和屋内秋日的满窗声令三毛发笑。”

我父亲开始思考如何在新的社会和新的形势下继续创作卡通人物三毛。这位父亲一直站在普通人一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渴望。他充满热情,希望三毛进入新的生活,在新的社会中变得活跃起来...

“解放后三毛”慈善销售卡(1949年10月)

作者:张边,编者:舒鸣本文附图由张乐平家庭成员提供。

  • 他是第一个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外,被周恩来批准加入中国籍,拯救

    他是第一个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外,被周恩来批准加入中国籍,拯救

  • 远光视野|智慧共享,引领企业财务数字化转型

    远光视野|智慧共享,引领企业财务数字化转型

  • 给你点colour see see!冷空气来了!明早最冷!上

    给你点colour see see!冷空气来了!明早最冷!上

  • 长治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一线督导调研沁县预防道路交通事故专项行动

    长治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一线督导调研沁县预防道路交通事故专项行动

  • 祸不单行!皮亚尼奇因伤下场,尤文半场已折损两将

    祸不单行!皮亚尼奇因伤下场,尤文半场已折损两将

< >

Copyright 2018-2019 scrunchh.com 英塔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